• A片毛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加勒比一本大道香蕉大在线,人妻有码中文字幕在线,韩国床震视频娇喘1000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首頁>湖南省生態環境事務中心>宣傳教育>生態環境文化園

    寫給爹媽的書

    十一月份最后一個周末,我像往常一樣回到長沙東郊外的居屋,與父母共同渡過一周中最美好幸福的時光,自從自己過了天命之年后,這種生活就更加有規律甚至是雷打不動的了。這個周末有所不一樣的是,我在爹媽的眼前,在自己剛剛出版的新書《圭塘河岸》扉頁上寫下一行這樣的文字:謹以此書,獻給養我、育我的父親和母親。

        直到父母耋耄之年,才奉獻自己的處女作,這種禮物雖然來得遲了一點,但畢竟還能承歡膝下并讓父母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心血之作,還是讓人頗為欣慰的事情。爹媽其實早就可以閱讀我的打印稿,但父親堅持要看最后的出版物,或許在他們看來,著書立說還是一件蠻有儀式感的事情。

    《圭塘河岸》,湖南文藝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

        圭塘河,是長江的一條長28公里的三級支流,也是古城長沙市唯一的城市內河,這樣的河流中國有近三萬條,它們最后都聯通著長江與黃河,就像人體每一根毛細血管都聯通動脈和靜脈,它們既是中國這個生命體繁榮富庶和最具活力之所在,同時也是美麗中國最基本的保障。不過,這條城市內河過去因為經濟和城市的快速發展,一度淪為有名的黑臭水體。2016年列入全國黑臭水體治理清單后,湖南各級黨委政府按照“守護好一江碧水”的總要求,加快河流治理步伐,河流水質迅速提升,河流生態大幅度改善,圭塘河在不到十年的時間完成了它的生態蝶變,而我過去十年就住在圭塘河畔,見證了它點點滴滴卻是華麗轉身的全過程。無疑,我對這樣的居住環境十分滿意,這樣的河流,對于我有了母親河一樣的意義。

        因此在書中《河流》一節,我欣喜地寫道:我要么坐在家中極目四望,遙望寬闊遼遠的城市天空,臥看夜空下無邊的月色;要么每天都漫步圭塘河兩岸,甚至搭上午休兩個小時的時間,靜靜地在圭塘河畔散步,因此圭塘河就占據了我每天生活中很大一段生活,我在這里賞花識鳥,在這里發呆遐思。我在書中的另一處表達了自己對這種生活的滿足與留戀:希望未來的日子就像眼前的這條圭塘河一樣,安安靜靜地流下去,既不顯示出它的綿延,又不留下任何更替的痕跡。

    感謝繪畫師的精彩手繪。

        但是,人性中最脆弱的是鄉愁,是對故鄉的回憶。正如先賢早就指出的:一切文學創作,都必然會包含作家個人生活的影子,會烙下創作者童年的深刻印記。我也不能免俗。

        在書中《青草》一節,我回憶起了母親:圭塘河畔草本植物種類繁多,有一次我在河畔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地方,發現了近三十種分屬不同科、種的草本植物,有的是我小時候我就很熟悉的,如艾草、牛膝、薄荷、車前草和益母草,它們是具有一定藥性的草本,那時候身體不適,只有很重的病才去醫院,一般都是母親從農田和山地里挖來這樣和那樣的草藥,熬著給我們吃,因而也很快就認識了這些草本,從而積累了我最先對中草藥的一點認識.....在我小時候一項重要家務就是打豬草,這些在舊石器時代普遍當作食物的野草,基本上都是那時我提藍中飼料,雖然一年家里才出欄二三頭豬,但打豬草卻是我每天放學后終年不斷的勞作。

        在書中《蚯蚓》一節,我想起了父親:小時候我在農村生活過十多年,這讓我對于農事和土地不算陌生,聞過肥糞的惡臭,熟悉泥土的芳香,也知道土地翻作于農業生產的重要價值。記得那時,我常常出神地看著大人們犁田,父親本身就是農作的好把式,他們用鐵犁這種人類歷史上最古老、最有價值的農具,在灌滿水的稻田里將滿壟的田地一一翻過,在牛和人的身后留下一壟一壟的田土,從此開始一年的春種、夏耘和秋收.....平凡如父親一樣的農人,歷來為我所敬仰,他們勤奮而又低調,創造著人類最為重要、最基礎的財富。

        在書中《植物園》一節,我回憶起爹媽手把手教我種樹:幾年前我還是著手在家鄉宅基地周邊建成具有豐富多樣性的小型植物園,我在父母手把手的示范和幫助下,給它們耘土、施肥,在遭遇特大旱情時提水澆灌,經過悉心呵護,如今這些當年小苗有的已經長成碗口粗的高大樹木。通過這次私家園林建設,我還基本學會了樹木育苗,怎樣浸種、催芽、耘地、播種、撫育和移栽,各種樂趣讓我回味無窮,尤其記得,當我執意要給漸漸長大的樹木施肥催其速生時,父親告訴我樹木利用光合作用實現自養這條簡單的規律。

    所有的樹木花草都非常鮮活地長在圭塘河岸。

        在全書的寫作過程中,我并沒有刻意寫故鄉,寫父母,但過去的一切總是像蠕蟲一樣,深藏在我心底的某處,不經意間就流到了我的筆底,摁都摁不住。好在所有這些都豐富了我的寫作,讓我的文字更有情感。不僅如此,爹媽甚至是直接幫助了我的寫作,如寫作《釣者》一節時,我對兒時慣見的漁網并沒有深入的觀察與了解,是父親告我漁網的制作工藝,我才得以完成以下這段文字:這里的漁網與我小時候見到的粗重的漁網完全不同,那時漁網用布料和麻經豬血料網制成,非常沉重且不經漚泡,所以必須通過“三天打魚,七天曬網”防止漁網腐朽,傳統漁網吃水深,我記得需要幾個漢子背著繩子,就像纖夫一樣從漁塘的兩邊合圍起來,才能完成一次撒網捕魚,收獲鮮魚后準備過春節。圭塘河這種玩具式的撒網,雖然撈不上幾條魚,但總是把我拉回到童年的記憶。

        當我靜心寫作《圭塘河岸》時,我以為自己是在獨自寫作,哪能知道,生我養我、庇我佑我的爹媽,一直都站在我的身后,在我寂寞難耐或者孤獨無助時,出現在我的眼前,送來一段、兩段的神來之筆,使我完成自己看來還算滿意的處女作,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圭塘河岸》就是我寫給爹媽的書。

    作者:黃亮斌

    foot
    網站鏈接

    主辦單位:湖南省生態環境事務中心
    地址:長沙市萬家麗中路三段106號
    備案號:湘ICP備06002297號
    網站標識碼:4300000056

    網站聯系電話:0731-85698025
    郵 編:410014     技術支持:湖南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湖南省生態環境廳
    湘公網安備 43011102000964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